教学论文网>>教育教学职称论文发表,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等教师朋友提供语文数学英语各科教学论文!

当前位置: 教学论文网 > 历史教学论文 > 遵义会议的延续:“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正文

遵义会议的延续:“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

时间:2016-11-18 15:2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934年10月,中央苏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在苏区内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已无可能,于是被迫退出苏区,进行战略大转移。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遵义会议作出了重要决定:改组党中央领导机构,推选毛泽东为

 1934年10月,中央苏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在苏区内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已无可能,于是被迫退出苏区,进行战略大转移。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遵义会议作出了重要决定:改组党中央领导机构,推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取消博古、李德的军事指挥权,决定仍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主要负责人周恩来、朱德指挥军事。指定周恩来为党内委托的在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会后中央常委分工,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上的帮助者。后在行军途中,中央先后决定由张闻天(洛甫)代替博古(秦邦宪)负总责,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三人军事指挥小组,负责军事行动。

“鸡鸣三省”石厢子今貌

1935年1月29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等率领中央红军在川黔交界土城、猿猴(元厚)场一带一渡赤水,进入川南的古蔺、叙永地区,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进入四川境内。
1980年的“鸡鸣三省”石厢子

2月3日(甲戌年腊月三十)拂晓,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等率领中央纵队从摩尼向石厢子进发,经安基屯、东瓦沟、阿里普,下午5时许抵达“鸡鸣三省”石厢子。当地彝、苗、汉等各族群众扶老携幼、箪食壶浆迎接红军。红军总部、电台、没收征发委员会、银行等均驻扎于此。根据军部安排,红军总部驻万寿宫;毛泽东住在老乡肖有恩家里;电台设在老乡刘春和、刘会元、陈文中家里;中华苏维埃银行设在老乡袁继武、彭海家里;没收征发委员会设在老乡王连山家里;苏维埃纸币兑换处设在五圣宫。“鸡鸣三省”石厢子,位于川南门户叙永县城南79公里处(为今石坝彝族乡政府所在地),濒临驰名中外的赤水河畔,南与贵州七星关区毗邻,西与云南威信县接壤。因此,被誉为“鸡鸣三省”的地方。石厢子位于赤水河北岸,红军长征时是一个居住着75户人家的村庄,聚居着汉、彝、苗等各族群众400多人。沿着石厢子左侧陡峭的山谷坛子口而下,就是赤水河上游的大渡口。石厢子四面环山,古木参天,怪石嶙峋,地势险要,一块形似箱子的巨石矗立场头,因而命名为石厢子。当天晚上,中革军委在石厢子召开会议研究作战方针和行动计划。鉴于一军团二师围攻叙永县城不下,各路敌军又向叙永合围,军委于当晚22时向各军团发出“我野战军为迅速脱离当前之敌并集结全力行动,特改定分水岭、水潦、水田寨、扎西为总的行动目标……军委纵队明日仍在石厢子不动,准备开水田寨、扎西之间的地域”的电令。红军向敌人兵力空虚的川滇边境转移,待机由扎西(威信)出长宁在宜宾附近北渡长江。当日,时任军委三局政委的伍云甫在日记中写道:“2月3日,晴,由达摩坭〔尼〕经安吉亭〔安基屯〕、乐洼〔东瓦〕沟,到石乡〔厢〕子宿营,没收彭姓土豪(是日即旧历除夕日——三十日)。”时任红五军团参谋长的陈伯钧则在日记中写道:“2月3日,始阴、继晴、微风,行军——由风水桥经摩泥〔尼〕到石厢子。约75里。9时出发,因吃饭关系又挨晏了(即又晚了)!结果仍掉在野战医院后面,及至磨泥〔摩尼〕才插上第四科,到石厢子已晚间20时许了!”时逢春节将至,红军积极开展宣传活动,到处书写革命标语,同时,将没收地主的粮食、衣物分送给贫苦群众。
“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会址

2月4日(乙亥年正月初一),红军召开群众大会,将没收石厢子两大土豪恶霸地主彭正楷、周世成的粮食、衣服等财物分给了汉、彝、苗等各族群众。在吴家桥,红军还将团总吴联山家的肥猪宰杀,与当地群众一起聚餐,共度新年,当地群众称与红军一起过了一个“开心年”。同时,红军根据群众要求逮捕并处决了民愤极大的税卡员肖宝之。红军接济穷人,为民除害,此举深得汉、彝、苗等各族群众的称赞。因此,红军四渡赤水两次往返于“鸡鸣三省”四川一侧,均能顺利通过。当日,时任红五军团参谋长的陈伯钧在日记中如此描述当日的情景:“2月4日,晨雾、继晴,休息——石厢子。石厢子系川、滇、黔三省交界处,处于万山中,四周岗峦环绕,形势险要。不过给养比较缺少,连水都不易找到。这两日系旧历年关,豪绅们物质都很丰富地准备过年,我们住的房主恰是一土豪,我们也就将土豪所办的年货给自己过年用了!今日伤口又比较好些,微可以行走一下,因此我亦到王主任(即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及第四科(即中央军委四局四科)等处玩了一玩。”
石厢子红军造币厂旧址及博古住地旧址

2月3日晚至2月5日凌晨,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在彝乡召开“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用开会的形式度过了长征途中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新年。“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的议题之一是研究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议题之二是讨论中央红军的行动方针;议题之三是讨论中央苏区的问题。关于这次会议的记载见于很多同志的回忆文章。如周恩来在《党的历史教训》一文中说:“从土城战斗渡了赤水河。我们赶快转到三省交界即四川、贵州、云南交界地方,有个庄子名字很特别,叫‘鸡鸣三省’,鸡一叫三省都听到。就在那个地方,洛甫才做了书记,换下了博古。”张闻天夫人刘英在《长征琐忆》中谈到:“关于党中央组织领导问题,遵义会议决定由常委分工解决。到2月5日在‘鸡鸣三省’这个庄子里,常委分工才决定由闻天接替博古负总的责任(习惯称为总书记)。”钱江少将《长征中中央军委行军日程回忆》一文也记载:1935年“2月1日到(古蔺)马蹄滩;2日到摩泥〔尼〕;3日到(叙永)石相〔厢〕子(鸡鸣三省),留驻一天;5日到水田附近花屋〔房〕子;6日到石坎子,留驻一天;8日到院子”。钱江在此文前言中说:“为了缅怀长征的光辉历程,我与许多老同志通过认真回忆,反复探讨,并参照有关日记、文章、资料等,在一份五十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标出了长征中中央军委的行军日程……长征时我在军委二局作技术侦察工作,由于工作关系,在长征的全过程中,一直跟随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行动,从江西到陕北,没有中断过。”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在《关于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若干情况的调查报告》中指出:关于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的职务问题,“周恩来同志回忆博古同志交出职务的情况时说: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后,‘博古再继续领导是困难的,再领导没人服了’。当时部队行进到四川、贵州、云南交界的地方,在一个叫鸡鸣三省的庄子里,‘毛主席把我找去说,洛甫现在要变换领导’。毛主席‘说服了大家,当时就让洛甫做了’。”毛泽东也讲过“鸡鸣三省”会议。他曾说:“1935年1月党的遵义会议以后,红军第一次打娄山关,胜利了,企图经过川南,渡江北上,进入川西,直取成都,击灭刘湘,在川西建立根据地。但是事与愿违,遇到了川军的重重阻力。红军由娄山关一直向西,经过古蔺、古宋诸县打到了川滇黔三省交界的一个地方,叫做‘鸡鸣三省’,突然遇到了云南军队的强大阻力,无法前进。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立即决定循原路反攻遵义,出敌不意,打回马枪,这是当年二月。”
石厢子中央红军没收征发委员会旧址和中华苏维埃银行纸币兑换处旧址

2月5日凌晨3时,以朱德总司令的名义从石厢子向各军团发出“我野战军目前方针在集中全力于长宁以南及西南地域争取休息进行金沙江之侦察,在渡江不可能时,即留川滇边以机动”的电令。2月5日凌晨,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由张闻天(洛甫)代替博古(秦邦宪)负中央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决定以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只打了一个盹,就忙着吃早餐。上午10点多钟,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一行告别石厢子的汉、彝、苗等各族群众,转入云南省扎西(威信县)境内。2月9日,红军各部均进抵扎西地区。敌人各路追兵抵达叙永时,扑了一个空。
“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浮雕)

“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是遵义会议的延续,具有承前启后的历史性作用,历史意义非同凡响。“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研究决定了三件重大事情:一是根据遵义会议精神,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了分工。张闻天在党内负总责,保证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指挥,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二是讨论和研究了中央红军的行动方针,部署红军作战略转移,从而摆脱了敌人重兵的围追堵截。三是讨论和研究了中央苏区今后的行动方针等问题,为中央苏区以后的斗争指明了方向。
中央红军长征石厢子会议所在地纪念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